合肥围棋、桥牌、乒乓球、羽毛球爱好者网站
黄山松 围棋 桥牌 乒乓球 羽毛球
当前位置: 主页 > 桥牌 > 桥牌故事 >

桥局惊奇录11 院长与咖啡壶

时间:2019-08-27 14:53来源:未知 点击:
塞斯特修士一面伸出手去取果酱,一面说:昨晚院长的队一定取得了菲利浦赛的胜利。 你怎么知道的?亚雷修士诘问,轻轻地敲着他的熟鸡蛋。 他平日从不这么早下来用早餐的,塞斯

 

塞斯特修士一面伸出手去取果酱,一面说:“昨晚院长的队一定取得了菲利浦赛的胜利。”

 

“你怎么知道的?”亚雷修士诘问,轻轻地敲着他的熟鸡蛋。

 

“他平日从不这么早下来用早餐的,”塞斯特修士回答。“如果输了,他通常是在自己房间里吃早餐。瞧,他朝这边来了!”

 

“啊!我可以加入到你们中间吗?”一个响亮的轰鸣声。“在我们昨晚的比赛中出现了一副很有趣的牌。”

 

院长把他那装得满满的早餐盘放在橡木桌上,坐下来,潦草地写下两手牌:

 

 

“来,试着叫这两手牌;中间稍有干扰。你先叫,塞斯特兄弟。”院长含糊地说道,嘴中正吃着他的咸肉和蛋。

 

“1,”塞斯特说。

 

“2,”亚雷修士抢着接说。

 

“对,”院长说。“现在下一家叫出2。”

 

塞斯特修士叫3,而亚雷修士,拿不准这时叫3是表示有止张呢还是问止张,但仍叫3。塞斯特也无把握3究竟是何意,为了稳妥起见,简单地叫4,最后亚雷加叫5成局。

 

“不错。可应当说稍微保守了些,”院长评道,“不管怎样,这是一副需要好好打的牌。首攻是K,我们叫的可是6,你们怎么打?”

 

“这鸡蛋过熟了,”亚雷修士有意把话题引开。

 

“好吧。你当然需要飞中,”塞斯特修士瞧着写下的牌,皱着眉头说,“并且要外面的是4-3分配。于是你可以垫掉手中的,最终将吃两墩。”

 

“是的。 但若王牌是3-0分配的话,你就不能按你所说的做到了,”院长说。“来,我把另外两手牌也写下,并告诉你们情况如何。”

 

 

 

 

 

“我拿了头一墩, 用Q飞,”院长接着说。“然后用A垫掉一张,并用大王牌将吃一墩……”

 

 

“呃……,请原谅,院长,”亚雷修士打断说。“那壶里还有咖啡吗?”

 

“……然后我出王牌到K,发现分配不利,再将吃一墩,把做好。”

 

“请您把咖啡壶递给我,好吗?”亚雷修士再次要求道。

 

“你能等我讲完这副牌吗?”院长恼火地喊道。“马上就要发现一个极有意义的残局了。我讲到哪儿了?”

 

“你刚将吃,把做好了,”塞斯特修士帮着回答。

 

“啊,是的。现在我需要调完王牌才能用垫掉最后一张。但那样只剩下一张王牌,照顾不了我的输张。”

 

“非常不幸,”塞斯特说。“不过这仍是一副很有意思的牌,院长。是我看到过的最有趣的……”

 

“别打岔, ”院长咆哮说。“我还没有讲完哪!在最后出时,西家为了保护他的A只能留两张。让我写下残局:”

 

 

“你们看见了吧。 我现在可用投入西家了。”院长说完,并大大地插起一块咸肉送进嘴里,以庆贺他的成功。

 

“我仍相信我们停在5是正确的,”亚雷修士不知趣地再次说。“如果西首攻A,您是打不成6的。你们怎么会冒上6的?”

 

院长站了起来,怒气冲冲地说:“这副牌的教益在于我如何处理明手的牌。如果你稍加注意听,你本会学到一点东西的。我要走了,祝你们今天好。”

 

“我说,你也未免胆大了一些,”塞斯特修士说,在不以为然中搀杂着一丝钦佩之意。“我对院长说话时总是以小心为上的。”

 

“我通常也是如此,”亚雷修士说。“不过,当他不把咖啡壶递给我时,我有些恼了。你能为我再倒一杯吗?”


(责任编辑:大家)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