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围棋、桥牌、乒乓球、羽毛球爱好者网站
黄山松 围棋 桥牌 乒乓球 羽毛球
当前位置: 主页 > 桥牌 > 桥牌故事 >

桥局惊奇录12 沙维修士被召回

时间:2019-10-15 14:23来源:未知 点击:
修道院外面的场地里异常寒冷,而院内打桥牌的小屋却炉火正旺,显得春意盎然。屋里几张桌上正在进行着热烈的桥牌大战。 1NT,沙维修士叫道,看着他那16点的一手牌,眼睛里流露出

修道院外面的场地里异常寒冷,而院内打桥牌的小屋却炉火正旺,显得春意盎然。屋里几张桌上正在进行着热烈的桥牌大战。

 

“1NT,”沙维修士叫道,看着他那16点的一手牌,眼睛里流露出满意的神色。

 

“不叫,”他的下家说。

 

“沙维兄弟!”一个不会错辨的声音嗡然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哦,呃……,正在偷空儿打一盘呢,院长。”

 

“我不是让你去除掉院外车道上的莠草吗?你怎么敷衍一下就跑来牌室了?”

 

“是的,我知道,但外面结着冰呢,院长,我想……”

 

“胡说。把你手中的牌给我,让我来替你打完这盘,”院长说,一面舒展着他那庞大的身躯,坐到空椅里去。“在我的车库里,靠那些空酒瓶旁有一把泥铲。好,刚才叫牌是什么来着?”

 

 

坐南的达明修士慑于院长在坐,不敢试探大满贯。他用明手赢进K的首攻,竟然发现完成6也非易事。当他出K而发现东跟小3时,他认定A的位置不利,就将吃了这墩。

 

他看出,如对方王牌是2-2分配,就可以用第四张垫掉明手的一张,并将吃一墩,似乎没有更好的打法了。所以他就打掉王牌的A和K;但结果并不如意,西家第二轮示缺。不过,当达明修士见东家跟了四轮,因而可以垫掉明手的一张时,他感到有了转机,精神又振作起来。他满怀希望地出一张到明手的9,但卢休修士跟4,让他的同伴赢进这墩牌,并回攻一张王牌;于是主打者必须再失一墩而满贯宕一。

 

“非常抱歉,院长,”达明修士说。“也许我应当在拿之前只调一轮王牌。”

 

“是的。 照眼下牌的分配情况,应当如此。不过如果对方王牌是2-2分配,西就会将吃第三轮了, ”院长回说,表情有点激动地说:“你必须让过首攻,这样你就能在调两轮王牌后连拿了;两种分配你都能应付。”

 

“您拿准这是最佳的路线吗,院长?”卢休修士问道。“明手有那么多进张,是否可以在拿了A后, 将吃,用10进明手,将吃,出A,再将吃,如此下去,完全使用倒明手打法呢?如果我没弄错的话,这种打法只在对方王牌是4-0或是5-1时才不行。”

 

“也许如此,”院长停顿了一下之后说,“你我是会这样打的,但青年牌手应从头学起。对一位申请神职的人来说(指年轻的达明修士——译注),在这阶段只能期望他让掉头一墩。”

 

几副牌后,卢休修士获得这一盘的胜机。

 

 

院长首攻他的单张。达明修士用K赢进,拿掉A,再回9,这是要花色信号,指向他所拿的好

 

院长将吃之后按约定回7,但主打者完成定约已毫无困难了。他只要调完将牌,把手中的2个输张垫在明手已经好了的上即可。

 

“说实话,”卢休一面算分,一面评述说,“我真怕您将吃后回一张。”

 

院长对此想了一下,向桌对面的达明修士吼道:“确实,伙伴,你怎么会指示我出的?主打者不是明摆着有6张好A吗? ”

 

“是的,我想是如此,”达明神情紧张地表示同意。

 

“因而你唯一的机会是他只有一张,从而切断暗手与桌上的联系;你应指示我出而不是出。”

 

“是的,的确如此,”达明空咽了一下说。“十分抱歉,院长!”

 

“为此,”院长继续说道,“你在第二墩应当回9,这样我们还控制着整个局势。”

 

“我们这盘赢了17分,”卢休修士说。

 

“对,”塞斯特修士表示同意说。

 

“这么多吗?”院长间道,一面从僧袍里面的某处掏出钱袋。“我想赌的是5便士一分吧?”

 

“不,我们赌的是50便士一分的。”

 

“天哪!”院长叫道,拉上他正要打开的钱袋,紧紧地把它放回原来的地方。“我不能替沙维兄弟付这么大的赌注。”

 

他大步走过牌室,使劲扒开窗子。外面下着不小的雨,在修道院车道的尽头可以看见跪着一个可怜的身影。

 

“沙维兄弟!”院长喊道,“你过来!”

(责任编辑:大家)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