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围棋、桥牌、乒乓球、羽毛球爱好者网站
黄山松 围棋 桥牌 乒乓球 羽毛球
当前位置: 主页 > 桥牌 > 桥牌故事 >

桥局惊奇录16 可拉树下

时间:2020-05-11 14:47来源:未知 点击:
这是一个炎热的下午,森林中的空旷地显得很忙碌。远处一些男人在砍木头,茅屋近处的土著妇女则聚在一起,磨着玉米,准备晚餐。 似乎与此情景毫无关系,两位传教士和两位土著人

这是一个炎热的下午,森林中的空旷地显得很忙碌。远处一些男人在砍木头,茅屋近处的土著妇女则聚在一起,磨着玉米,准备晚餐。

 

似乎与此情景毫无关系,两位传教士和两位土著人正在卢克修士茅屋邻近的可拉树下准备享受室外桥战之乐。

 

托比修士发了第一副牌,探问道:“还是和往常一样,5颗珠子100分吗?”

 

 

托比修士,奉院长指示,要让博茨万比部族人转到正统的埃坷制上来,开叫1。西做技术性加倍,巫医再加倍。托比修士回到2,他殊不知这在当地部落的“香蕉俱乐部”中是以前人们所乐用的表示相当强牌的叫品,因而巫医直接加到4

 

卢克修士出一顶张后,巫医摊下他的牌,评论道:“如果两手牌配得好,说不定有满贯。但对第一副牌我总是小心翼翼的。”

 

“哦,呃,是的,非常值得赞扬的克制力,”托比修士答道。

 

看到明手的,卢克修士急忙改出一小,桌上赢得。根据叫牌的启示,托比修士用王牌J飞过,然后在出10之前再出两轮王牌。当卢克修士正确地让过这墩时,明手盖吃,再回头将吃一,希望这花色是3-3分配。

 

这一计划失败了,但托比修士一面踢开几只在桌子底下咯咯跑叫着的小鸡,一面连出他手中余下的王牌,形成如下终局:

 

 

在最后一张王牌上,西垫去一。主打者出到明手的K,出J,扔掉手中最后一张。西被投入后,很不情愿地送给托比修士的K一墩牌。

 

“布万纳(斯瓦希里语,‘先生’),打得好极了,”巫医头上的羽饰沙沙作响,似乎也在附和着他的称道:“我们称这打法为三叠神法,因为敌方在三处受到最凶的毁灭性打击。”

 

“卢克先生!”姆博齐怒冲冲地叫道:“5只是一宕或二宕。用香蕉俱乐部体制,我们是容易叫到这定约的。这使我很不安,因为博茨万比族人是极富于牺牲精神的,不论是在哪方面。”

 

“姆博齐,未免说得过份了,”托比修士擦着额上的汗威严地说道:“现代文明的一个标志,就是对自己的桥伴保持有礼貌。”

 

“为什么不说说你自己呢,先生,”姆博齐问:“昨天,当卢克先生对那4加倍时,你愤怒异常,还骂他为头等笨伯什么的。”

 

“请相信,我巳为此赎罪,”托比回答:“我不应挑衅,好不说了,继续打牌吧。”

 

 

托比修士的加倍远非必然。不过他不愿让令人捉摸不定的巫医去判断、抉择。当托比修士连取两墩并用一脱手时,卢克修士从自己僧袍的袍袖上撵走一只凶恶的蚊子,然后沉思起来。

 

西叫加倍肯定是由于拿着五张王牌,而他出的Q怎么看也是单张,因西手上的牌无疑是5-1-5-2或5-1-6-1分布。如果主打者简单地立刻打四轮王牌,西一定会把他钉在明手,随后取得另一墩王牌。所以他必须在出王牌之前清掉西手上的。但是,西究竟有几张呢?

 

“请出小,姆博齐,”卢克修士突然从他的恍惚沉思中醒过来要求道。

 

“又不是复式赛,先生,你真懒。”姆博齐指责说。尽管如此,他还是前倾了一下身躯去出牌。

 

卢克从手上赢得这墩,只兑取一墩之后,连出四轮王牌,垫掉明手的三张大(这是防西持两张的要着——译注)。当西的J赢进时,他只能用王牌或脱手,而主打者的最后一张王牌将使东在上受挤,定约完成。

 

“托比先生!”坐东的巫医暴跳起来说:“这是您自从上星期让那副3NT做成以来最可悲的防守!”

 

“是的,我甚为抱歉!”托比温顺地相答:“我以为能把他关在明手的。我一上来连出三轮是否会好些呢?”

 

“那也白搭,先生,”巫医一面伸臂够着一只走过的毒蛛,津津有味地吃掉,一面说:“但是,如果你第二墩就出那单张Q,随后让我Q进手,主打者就动不了窝了。从叫牌看,你难道不知我有Q吗?”

 

过了一会,在栖止于可拉树低枝上的两头秃鹫窥视下,托比修士在白色阳光照耀的桌面上发了下面的一副牌。

 

 

姆博齐首攻J,巫医摊下他那13大牌点的牌。

 

“我去拿点冷饮来,先生,”巫医边站起身边说道:“今天太阳神真厉害。”

 

托比修士对他皱皱眉似有不满,但由于全神贯注在如何打这副牌上,也就无心去进入神学方面的争论了。6显然易成,无将的机会如何呢?他的首感是让过第一墩首攻,但他看到如果东拿着K双张或K和所有的,他取第一墩也无妨。因此他上A,然后连续兑现两低花套。到第九墩牌,在森林的阳光仍然耀目之下,剩余的牌为:

 

 

当南出J时,两防守者都不能弃而只好各垫一张。这样,主打者就在花色上取得他的第十二墩牌了。

 

“这真是一副奇妙的牌,先生!”姆博齐说道,“像是双重挤逼,但又只涉及两种花色而不是三种花色。”

 

“圣徒克里斯多弗保佑,一点不错。”托比修士欢呼道。他心中十分惊异,尽管博茨万比人的叫牌非常凶野和原始,他们对打牌的理解却是意外的好。

 

“啊,饮料来了。”卢克修士冷冷地道:“你给我们拿来了什么?”

 

“每人半品脱最上乘的棕桐杜松子酒和椰汁,”巫医一面在桌上放下四个大陶器杯,一面说道:“不过找不到冰,自从我把你们从英国带来的那奇幻冷箱的顶盖掀掉后,它就不怎么灵了。”

 

正当他们忙于啜啄饮料时,一支大矛从天而降,将牌桌击得粉碎。

 

姆博齐跳起身来叫道:“这是茨布万巴人的战矛!”

 

“上帝会保佑我们的,”托比修士虔诚地说:“让我们把分数算算清楚。我们得960分,同意吗?别忘了其中300分是未完成的盘局的奖分。”

(责任编辑:大家)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