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围棋、桥牌、乒乓球、羽毛球爱好者网站
黄山松 围棋 桥牌 乒乓球 羽毛球
当前位置: 主页 > 桥牌 > 桥牌故事 >

桥局惊奇录08 亚雷修士的悔恨

时间:2019-07-24 15:07来源:未知 点击:
天啊!你第十三副牌的4 是怎么做成的?院长要求来到他一桌的沙维修士告诉他。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成宕一的。 喔,因为对方有亚雷兄弟,沙维笑着说。他首攻 J 算了,别说下去

“天啊!你第十三副牌的4是怎么做成的?”院长要求来到他一桌的沙维修士告诉他。“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成宕一的。”

 

“喔,因为对方有亚雷兄弟,”沙维笑着说。“他首攻J…”

 

“算了,别说下去了,”院长打断了他。“有亚雷兄弟在,什么事都可能发生的。现在,让我来吧,你发牌。”

 

 

卢休修士首攻一张王牌,主打者手上赢进。由于他可能需要将吃第四张,为此先送一墩小,卢休立刻出J, 拿进这墩,以便再攻一张王牌,明手的K拿。这时,院长为了避免赢进下一轮,垫掉K。这主打者现在出到手上的A,发现防守方的最后一张王牌与剩下的同在一人手里,他毫不畏惧地拼最后的机会,出一小向J,当东手中出Q时,定约就打成了。主打者可用他的顶张垫掉一张,然后明手将吃两墩

 

“可惜一个非凡的防守泡汤了,”院长一面叫屈,一面请北拿出记分纸来看。“是的,我想是这样。一个630,五个600。有冒叫小满贯宕一的,肯定是中间分。”

 

“很怪,”沙维修士说。“我们真的只得中间分吗?我以为我打得很不错呢!”

 

“也许您扔掉K以防阻塞的主意并不太好,院长,”卢休评道。“这把主打者推向成功之路。”

 

院长隐隐感到这看法可能的纰缪,但他犹豫是否要去争论。几副牌之后,他看见亚雷修士朝他这桌走过来,就迫切地低声对卢休修士说,要得两个顶分。

 

“成绩如何,亚雷兄弟?”他装模作样地问道。

 

“一点也不差,”亚雷说。“我的伙伴刚打成了一个很精采的小满贯。我想这次我们不会居榜末了。”

 

院长看了一下手中的牌,叫“1”,口气坚定,希望吓退任何干扰。

 

“呃…,不叫,”迈克修士恭谨地说。

 

卢休修士,院长的搭档,瞅着他那11点、富有潜力的牌:

 

 

很可能后面的叫牌要作出微妙的抉择,特别是双人赛。但第一声应叫是不言自明的。

 

“1,”他叫道。不论最后叫到什么,首要的是防止首攻

 

“1,”亚雷修士冒出来叫道。

 

“4,”院长鼓气喊出。

 

“4,”迈克修士勇气十足地叫。

 

卢休修士手指摸着他的11点牌想着:在上拿12墩的前景极佳,但他怕如果直接叫6,院长会为争取双人赛的高分而改到6的小满贯。他想了一个把信息传过去的主意。

 

“5,”他故意少叫。

 

果然,“5,”院长改叫。

 

“6,”卢休修士说,满意于他所采取的策略;肯定即使是院长也不会象木头一样误解的。

 

不想院长困惑地叫:“6。”

 

象位圣徒一样, 卢休不叫,等着明手摊出王牌套。当院长那象被虫咬过的王牌支持套K10XX落到桌上时,他的心不禁凉了半截。

 

 

首攻被明手赢得。 满贯看来一开始就是死路一条。要想死里逃生,就象是把生命注入骷髅那样无望。 但也许西的是双张,可以诱他在明手的前面将吃……。死马当活马医,卢休修士出K,接着成功地飞了10,然后出A,象要垫掉明手的的样子。

 

当亚雷修士用一张王牌猛扑在A上时,迈克修士问道:“没有了?”

 

在确实不违反道德的情况下,卢休修士装着懊丧的样子盖将吃,用回手,再跟着出Q。

亚雷修士再次将吃;东又问道:“没有了?”

 

“没有了,我仍然找不到任何,”亚雷修士乐滋滋地答道,为能挫败他的可怕的敌手而高兴。

 

卢休修士再次盖将吃,用大牌回手,朝着K出一王牌,然后继续出王牌,Q和A同时跌落,而自己却仍剩下一张王牌,挡住西接着打出的Q,并宣称定约做成。

 

“打得不错!”亚雷修士慷慨地说。“伙计,我们恐怕该作牺牲叫吧?”

(责任编辑:大家)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