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围棋、桥牌、乒乓球、羽毛球爱好者网站
黄山松 围棋 桥牌 乒乓球 羽毛球
当前位置: 主页 > 桥牌 > 桥牌故事 >

院长的天气预报

时间:2019-05-16 16:33来源:未知 点击:
小肖的桥牌世界 小肖的桥牌世界 2018-07-27 在如此美丽的夜晚我们也许应该步行去比赛,沙维修士建议道。从修道院走到赫斯利村不过20分钟而已。 那我就在那儿和你碰头了,院长伸手摸

 

 

在如此美丽的夜晚我们也许应该步行去比赛,”沙维修士建议道。“从修道院走到赫斯利村不过20分钟而已。”

 

“那我就在那儿和你碰头了,”院长伸手摸了摸裤袋里的车钥匙。“据我所知,比赛结束后可能会有风雨天气出现。”

 

这场当地的联赛将在伯特-班定夫人的小茅屋里举行。第一节早期出现的一副牌在对垒的两张桌子上都出现了有趣的攻防。

 

 

两位女士叫到了4定约并且由院长首攻。“3是不是表示好牌的加叫?”他询问道。

 

“噢,那是不可能的,”伯特-班定夫人笑着回答。“我同伴要是持强牌难道不应该直接进局吗?”

 

院长吃惊地眨眨眼。“你们不用3强过4的处理方式?”

 

“我们就打最简单直接的埃坷,加叫到3阶是限制性的。”

 

院长放弃了继续追问下去的念头,拔出K作为首攻。斯塔特夫人摊下她那手由两张红花色J领头的牌。

 

“啊,叫得不错,威妮弗蕾德。请出小牌。”

 

经过慎重的考虑班定夫人忍让了首攻,然后用A赢进续攻的。在扫视了明手几秒钟后她兑现了王牌A和J,接着从明手引出一张小,手里用8飞。

 

院长10得进,继续出第三轮逼庄家王吃。班定夫人现在用9到明手,成功地飞了东家的K。当两防守方在A下都有跟出后,定约就回家了。主打者只需再出王牌到明手,用树立好的第13张垫掉手里一张

 

“看来我这两张J还帮了你不少忙,”年长的斯塔特夫人评论道。“打得不错。”

 

“类似的局势我上周刚刚研究过,”班定夫人回答道。“它来自我家里阁楼上的一本古书,名字我记得叫做‘桥戏经验谈’。”

 

院长扬起了眉毛。“能否请教你从这本书中得到了什么启示?”

 

班定夫人非常乐意为对手解答困惑。“嗯,定约只有在你持A的情况下才有危险,”她停顿了一下。“你领会我说的这句话了吗?”

 

院长略微有点不情愿地点点头。

 

“于是我就假定你持有A,”班定夫人的目光从她的眼镜上方透视出来。“而你又未曾开叫,所以你的同伴必持K。我所需做的只是让送一轮给安全的防守方而已。”

 

“啊,让送给安全的防守方,”斯塔特夫人伸手去拿下一副牌。“棒极了。我想我也从你的打法里学到了不少东西。”

 

院长隐约觉得班定夫人的推理一定有缺陷。“照你这么打你有可能会丢两墩,那样的话即使A对位你也宕了。”

 

班定夫人笑着拍了拍院长的手。“但你忘记了K一定要飞中这一前提;如果你想继续研究我可以把那本书借给你,它就在楼上。”

 

这副牌很快就被传到了另一间屋子,在那里卢休和保罗正对阵卡福先生,一位退休的税务检查官,和他的妻子。他们的竞叫过程如下:

 

 

卢休修士首攻A来对抗4被加倍定约,北家跟出9做信号,主打者则跌出10。鉴于这古板的老太太很不可能耍得出从J10X里出10的小花招,卢休倾向于她只有单张。如此一来宕墩只能从花色中获取。从叫牌中得知庄家一定有K,但保罗也不是不可能拿着J。

 

于是卢休第二墩转攻了A,继之以Q。定约人用K赢得,并成功地捉住了南的王牌。但当她试图顶出A时,防守方就能兑现第三轮了。4被加倍定约最终一下。

 

“我们应该能完成3NT,”保罗修士评论道。“毫无疑问他们会攻,但你可以用到我手里来飞。”

 

“没错,”卢休表示同意。“我们这方的4也是一个很有趣的定约。看上去从明手出J是较好的打法,假设东盖上,我可以用王牌过渡到明手再出,并让送这一墩给西家。 ”

 

卡福先生给了他妻子一个微笑。“我不敢肯定姑娘们能发现这条路线。”

 

中间饮茶休息时修道院队意外地发现他们竟然落后2IMP。

 

“真是天大的笑话,”院长叱责道。“对付这样一支队伍我们每副牌至少应该赢3IMP。他们连起码的桥牌概念都没有。”

 

“你们谁还想再喝一杯茶?”班定夫人从门后探出头来。

 

下半场开始后不久,卡福先生在局况不利的情况下发到如下一手好牌:

 

 

坐在他左手边的卢休修士不叫通过。卡福夫人也不叫,而保罗修士在第三家开叫1

 

卡福先生偷瞟了保罗修士一眼————这家伙明显有偷税漏税的嫌疑。“2。“

 

卢休仍不叫,卡福夫人认真地研究着手里的牌:

 

 

面对同伴的扣叫,她的牌潜力巨大。如果她不积极主动地表示出来霍洛斯是不会原谅她的。“5。“

 

卡福先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2无条件逼叫到局,伊芙琳为什么这么仓促地一下子跳到5阶?“5,”他使用了只有在法庭上才有必要的声调。

 

“6,”他的妻子欢快地叫道。

 

“6,”卡福先生坚持道。很久以来他都没有拿到过这样一手好牌了,他可不打算让伊芙琳把它浪费在一个愚昧的定约上。

 

没有人再叫牌。全手牌如下:

 

 

卢休首攻他的单张到同伴的10和庄家的A。卡福先生看着明手的牌,突然感到一阵晕眩。

 

一个微小的完成定约的机会是打下双张带Q。除此之外,如果西家正好是三张带Q,也可以尝试用第三轮投入他。

 

卡福先生觉得后一种路线较佳。他连续吊了四轮王牌,然后手里出10到明手的J。主打者下一步是兑现明手两张大,垫掉手里的两个大牌。接下来他预备出一张小投入西,同时垫掉手里最后一个赢张,但东家垫出的9改变了他的主意。“请出J。”

 

这张牌钉死了东家的10,卡福先生垫去手里最后一张。卢休修士用Q赢得,但不得不把剩下的墩数交还给明手。定约令人惊讶地完成了。

 

当漂亮的攻防出现时保罗修士总是不吝自己的赞美之辞。“太妙了!”他叫喊道。“看起来我在叫牌上的小把戏徒然引火烧身而已。”

 

卡福先生兴奋得满脸通红。“牌张的分布对我太有利了。”他把牌插回牌套。

 

当这副牌在另室被重打时,前三家均不叫通过到坐南家的院长。“2。”

 

沙维修士应叫3,院长则再叫3。当沙维修士加叫到4后,院长不确定地捻着手里的牌。这手牌值得继续推进吗?寄希望沙维持有KXX或QJX的并不是很过分的事情对不对?“5,”他期待沙维修士能够冲上6阶。

 

沙维修士很快地pass了,而坐东的班定夫人决定加倍。整个打牌过程并没有持续多久,班定夫人简单地拿到了3个王牌赢墩,院长得到-200分。

 

“谢谢你的加倍,同伴,”斯塔特夫人填写着记分卡。

 

“这副牌可能会输,”沙维修士评论道。“也许我们中间某一个人应该逃叫到5NT。”

 

修道院队很快聚集到一起比较最后的得分。

 

“-200,”当来到这副关键牌的时候院长宣布。“5加倍下一。沙维给了我积极信息,拿着这样一手好牌我很难保守的停在4上。”

 

“在我们的桌子上我方先叫出了,”卢休报告说。“保罗持6点牌开叫了1!”

 

院长生气地摇着头。“所以他们没有冒叫,”他抱怨道。“倒霉的事总是聚成一堆!”

 

“事实上正相反,”卢休继续道。“这一叫牌诱使他们冲上了4-2配的6。”

 

“真的吗?”院长叫道。“感谢上帝。第三家偶尔这么干干看来还挺不错;说实话,我的确有想过开叫1来着。”

 

“很不幸,6是铁牌,(原文如此。但在首攻下定约无法完成————译者)”卢休道。“丢了1370分。”

 

门打开了,班定夫人和她的队员们鱼贯而入。“我们赢了8IMP,对不对?”她尖叫道。

 

班定夫人的算术被证明是正确的。在简短地祝贺对方的胜利后修道院队和女主人一起来到过道里。“真是一场令人愉快的比赛,院长,”班定夫人道。“你真的确定不需要借那本书?我很容易就能把它给找出来。”她打开茅屋的前门。“我的老天!”她叫道。“下大雨了。”

 

院长伸手去摸他的车钥匙。“如果没下雨我才会感到惊讶呢,”他回应道。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